陈宝生:不要给一些号称懂得教育的“大忽悠”助力- 科学新闻-今日科学 - 钱柜手机客户端_钱柜777手机版_钱柜游戏手机客户端

当前位置:钱柜游戏手机客户端 > 科学新闻 > 正文

陈宝生:不要给一些号称懂得教育的“大忽悠”助力

 作者: 来源:法制网 发布时间:2019/3/13 10:30:28 字体大小:

我不敢想象,没有负担,中国教育将会怎样,全是负担,中国教育将会怎样。教育本来就是一个负重前行的事业。

负担重如山,孩子不能健康成长,我们的学生会不高兴的,学生不高兴就是宝宝不高兴,宝宝不高兴,问题很严重。

学生一张白纸交给老师,老师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。非零起点教学,就是在这之前左一套、右一套,把孩子画得“五花八道”的,“张飞画扇子,愁死齐白石。”我们要严禁这种事情发生。

不要给孩子们出刁钻古怪的题,多出一些师生友好型的题。要孩子做到的,家长首先做到,要孩子不做的,家长首先不做,家长做不到的决不强迫孩子做,孩子想做的,理性引导孩子做。

不要传播似是而非的那些所谓的教育理念,不要给一些不良机构做代言人,不要给一些号称懂得教育的“大忽悠”助力。

安全责任大如山,落不实,这个山是悬在空中的,掉下来会砸死人的。

……

谈减负、谈校园安全,在今天举行的2019年全国两会第四场“部长通道”上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“金句”不断。

图为教育部部长陈宝生 法制日报记者 杨晋峰 摄

多部门发力协调配合

对校园安全问题进行综合“治病”

记者:去年,我国一些地方发生校园安全事件,教育部是否会出台新的举措加强教育安全保护力度,防范这些案件的发生?

陈宝生:校园安全牵涉的面很广。凡是有孩子的家庭都很关心这个问题。这些年来,校园安全事件屡有发生。近几年,教育部和公安部等部门密切配合,对校园安全问题进行综合“治病”。这个病是一个什么病呢?是一个综合征,所以治理必须协调配合,多部门发力。可以这样讲,总的思想是从源头上预防,从根本上治理,从制度上发力,从突出问题突破。

经过综合治理,学校安全问题有了明显改观。现在中小学、幼儿园,86%以上都已经配备了保安员,70%以上安全防范体系建设达到了国家建设标准。这几年重大事故死亡的人数,每年平均下降10个百分点,其中溺水、交通、踩踏等事故死亡人数每年降低15个百分点,这说明校园安全形势持续向好。

但另一方面,我们也清醒地看到,校园安全面临着一些新的挑战以及出现了一些新情况,老的问题还没解决完,新的问题又出现了。所以我们要继续对这个问题协同发力。

主要是三件事:一是,进一步夯实基础。综合治理的力量基础、技术基础、制度基础,在这三个方面下功夫。二是,配合有关部门,特别是和公安部一起开展“护校安园”活动。2月28日我们刚刚做了部署,通过这个活动持续抓下去,把我们的学校和幼儿园能够建设成为安全的幼儿园、学校。三是,加强督导检查和追责,把责任落实。安全责任大如山,落不实,这个山是悬在空中的,掉下来会砸死人的。

减负再难也要减

不获全胜决不收手

记者:过去一年教育部在重拳打击校外培训机构,校内负担减轻了,但却出现了“学校减负社会增负、老师减负家长增负”问题。很多家长反映有些作业超出学生能力范围,教育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?有没有措施解决这些问题呢?

陈宝生: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讲的是过重课业负担,这就是说,不是不要负担,不要的是过重的课业负担。我不敢想象,没有负担,中国教育将会怎样,全是负担,中国教育将会怎样。教育本来就是一个负重前行的事业,我们现在进行的就是减轻过重课业负担。你刚才讲到的这些现象都是这个范畴的。

这些年,教育部高度重视减负问题,陆续出台了一些治理措施。前不久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号称史上最严“减负令”,也就是“减负30条”,这就是一个综合治理的措施。为什么要出台这么一个综合治理措施呢?因为根据实践经验,我们感到,课业负担过重是一个“多因一果”的综合征,原因是多方面的,就这么一个结果,要多方面发力,综合整治,这就是“减负30条”的根据所在。

从哪些方面减呢?这涉及到学校、老师、政府、家长(家庭)和社会。从学校的角度讲,要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,严控课程门类和总课时,解决开哪些课、开多长时间这个问题。严控课程容量和难度,也就是说,每门课讲多少内容,讲到什么水平。

还有一个就是严控非零起点教学。大家可别小看这一点,这个非常重要。现在我们都喜欢搞“超前教育”,孩子还没上学就教了很多知识,以为这样学生就能健康成长,实际上不是。学生一张白纸交给老师,老师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。非零起点教学,就是在这之前左一套、右一套,把孩子画得“五花八道”的,这会影响孩子健康成长的。这叫什么呢?打个比喻,这叫做“张飞画扇子,愁死齐白石。”我们要严禁这种事情发生。

就老师来说,我觉得办好两件事。一件事,严格依照大纲和课程表教学。大纲是管内容的,课程表是管各门课程相互关系的,是教育规律的体现。另一件事,严控作业数量和难度,数量好理解,难度是什么呢?就是不要给孩子们出刁钻古怪的题,多出一些师生友好型的题,这样就可以解决你刚才提到的家长代做的问题了。

就政府来说,主要是要在质量标准、课程教材、考试招生、评价体系以及素质教育引导等方面深化改革,从根本上解决负担过重的问题。还要推进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,为减负奠定基础。这就是政府要做的事。

就家长来说,我觉得就两句话,家长要有科学的教育理念,对孩子要有合理的预期。要孩子做到的,家长首先做到,要孩子不做的,家长首先不做,家长做不到的决不强迫孩子做,孩子想做的,理性引导孩子做。

就社会来说,一是不要传播似是而非的那些所谓的教育理念。二是不要给一些不良机构做代言人。三是不要给一些号称懂得教育的“大忽悠”助力。今天我们面临的现实是,十个人谈教育,会产生十一、十二个观点。所以一定要警惕这些“忽悠”。社会环境非常重要,环境好了,祖国的花朵就会开得更灿烂,祖国的幼苗就会成长得更健康。

从这里可以看出,减负作为一个“多因一果”的综合征,一定要系统治理。难度很大,但是难度再大也要紧紧抓住不放,落实好“减负30条”。可以这样说,减负难减负难,减负再难也要减,如果今日不减负,明日负担重如山。负担重如山,孩子不能健康成长,我们的学生会不高兴的,学生不高兴就是宝宝不高兴,宝宝不高兴,问题很严重。所以我们要持之以恒地治理下去,不获全胜决不收手。

综合治理“线下减负 线上增负”

的文件不久就会发布

记者:这几年,中小学生的校内负担减轻了,但同时也出现了另一种社会现象:学校减负社会增负,老师减负家长增负。校外培训机构整治问题感觉成效不大,还出现了在电脑上或手机上接受“课外辅导”情况,让我们很担心线下减掉的压力转移到“线上”去了。教育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?下一步有没有专门措施解决这个问题呢?

陈宝生:这是减负中我们遇到的新问题。去年2月,两会之前教育部联合六个部门出台了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的文件。从那儿开始,我们分四个阶段进行综合治理。一是排查。我们共排查了40.1万所培训机构,搞清了底数。二是整改。在这40.1万所中,有27.3万所培训机构是有问题、不合格的。所谓整改就是对这27.3万所培训机构进行治理,给它治病。三是规范。去年8月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,对校外培训机构规范发展作出了整体设计、顶层设计,有了制度和规矩。以后,我们的校外培训机构就要按照这个文件的要求来推进发展。四是巩固。现在我们做的事就是巩固整改的成果,27.3万所有问题的培训机构已经整治了27万所,98.9%得到了整改。

但是在整改的过程中就出现了问题,有一些培训机构转移阵地,把战场开到了线上,我们原来叫做“校内减负、校外增负”,现在叫做什么呢?“线下减负,线上增负”。这是一个新问题,战场转移了,阵地变化了,方式变异了。我们高度重视这个问题,已经会同有关部门开始研制综合治理的文件,不久就会发布。在这个文件出台之前,我们将比照线下治理的政策措施,对线上这些培训进行规范。文件出台之后,我们将和线下一样,线上线下综合治理,一定要把负担过重的问题解决好。

文章来源 法制日报记者 朱宁宁

本期编辑 席锋宇 常煜 朱婵婵 岳铼 李金凤

信源地址:/html/shownews.aspx          
分享1
版权声明
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,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,请与我们接洽。